當前位置 : 訪談專欄 > 協會執行會長專題 > 文章內容

衛祥云:2020隨筆

2020隨筆

中國調味品協會執行會長衛祥云

最近,翻閱香港著名經濟學家張五常先生《經濟解釋》一書,看到他的斷言:“人在65歲左右其記憶力會逐漸減弱,因此某種程度上會影響這個人的推理能力”

我今年65歲。面對自己敬仰和欽佩之人的經驗之談,不免有種莫名的惆悵和難言??芍^難言之隱,一言難盡。

去年六月份,應邀參加某證券公司在上海的一個研討會。下午兩點鐘在上海浦東某飯店開會。參加會議的人大多數是年輕人,都是當天去,當天回。而我要早到一天,在上海住一晚。因為身體原因早上九點前出不了家門,坐早班飛機怕晚點,無疑比別人增加了一晚的住宿費。

那天,我從上海虹橋機場下機后,主辦方有人接機。不知什么原因我的手機出了問題,不斷有電話打進來,我怎么接也聽不到聲音。手機鈴聲不斷,周圍的人都在看我。好不容易接通了,他說讓我到P7找他。我問怎么走?他沒告訴我,讓我去問保安。當時,周圍沒有可問的人。我就說,你接人不來等,讓我去找你,又不告訴我停車的地方怎么走?一氣之下,我說不用你接了,我自己打車去!

乘坐出租車的人很多,但排隊秩序井然。大約20分鐘左右我就坐上了出租車。路上不斷有電話打過來,我都懶得去接。因為,我當時的目的地是某飯店,誰接我不重要。半個小時左右,我就到了某飯店。

去外地開會,早上的會議沒有問題。因為我就住在開會的飯店,九點鐘以前個人的事都辦完了。九點后可以全身心投入工作。而在北京市開會反而又有了麻煩,早上的會議我一般參加不了。因為我早上九點鐘才能離開家,路上又很擁堵,很難按時赴約或參會。所以,早上的活動只好基本回絕或不予安排。

去年,中國某學會早上九點在北京有個會議,非請我參加不可。我只好晚上住到開會的飯店,徒增了主辦方一天住宿的會議成本。

現在,由于一個人去外地開會多有不便。我想過多次是否帶一個人同往,但往往由于主辦方的費用問題和我所在單位徒增費用成本作罷。這種情況下,權衡的結果就是減少活動。至于出國的事,我已從2016年開始自己決定不再出國了,因為不愿意坐長途飛機。國際交流和外事活動等就交給年輕人去做了。

再過兩年,即2022年單位就要準備下屆理事會換屆工作。由于個人及身體原因,我將卸任單位法人并提交理事會醞釀產生下一屆協會理事會人選和會長候選人等。屆時,我的難言之隱將不再一言難盡。但我仍然會盡一己之力繼續為中國調味品行業和企業做好服務工作。

值此辭舊迎新之際,隨筆如下。

我喜歡享受——

和光明同在的歡樂時光;

我坦然面對——

與塵土共存的卑微現實。

和光同塵

悠悠我心,

進城農民

六十五歲。

北京有房

老家有地(承包責任田),

七十五年(承包期限)

九十九歲?

 

2020年1月1日


街机捕鱼大亨旧版本